中日化纤三方会谈

01-12

中日化纤三方会谈
在环境保护和技术开发方面通力合作

中国从今年开始实施第十二个五年规划。占世界产量6成以上的化纤产业将推进“从量向质”的转变。去年9月起担任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会长的端小平和东丽(中国)投资公司的冈本秀宏总经理、帝人(中国)投资公司的山本泉总经理就中日两国化纤产业应有的状态和合作方向进行探讨。

从量的扩大转向质的发展,针对中国内需的产品开发

问:中国从今年开始实施第十二个五年规划。
端:过去为了满足国内外需求,化纤产业以量的发展为中心。结果是中国的化纤产量占到了世界的6成。今后将致力于质的发展。
从世界的化纤产业情况来看,除了中国和印度以外,其他国家的化纤生产都处于缩小趋势。过去从日本以及欧美引入技术和设备,用于自己国家化纤产业的发展,今后必须凭自己的力量进行技术开发。
目标是国内需求。从金额上来看,中国纺织产业的8成是针对国内需求的。中国国土广阔、气候也多种多样。消费市场也从高级商品到低端商品、种类丰富,即使是把发达国家的技术全盘引进,也不能完全满足国内需求。需要根据内需开发中国独自的产品。
棉花等天然纤维的生产有其局限。为了满足纺织产品需求,化纤发挥的作用非常重要。汽车、飞机、土木建设等非服装的产业用途的需求也将会有很大的增长。
冈本:我也认为目标对象是中国内需市场。江苏省的织物生产公司东丽酒伊织染(南通)公司从1994年开始生产,当初几乎都是向日本出口的,后来再加上向欧美的出口,而现在销售的8成是在中国国内销售的。和东丽纤维研究所(中国)公司以及东丽合成纤维(南通)公司实现一体化的研究开发也是针对中国国内市场的。
在中国国内市场,对化纤需求还有很大的增长余地。例如店铺中销售的T恤衫几乎都是棉制的。但日本很多是用涤纶长纤维生产的。只要穿上就能实际感受到出汗时化纤产品更为舒适。
山本:本公司也通过南通帝人公司生产涤纶织物,约7成是向中国国内市场销售的。过去是为了回避日本的成本上升而把生产基地转移到中国来,但现在想法已经完全不同。由于中国有庞大的需求,需要在当地生产符合这一需求的产品。
端:中国国内的需求不仅在量上有增长,在质上也有提高,这对日本的化纤厂家来说是很好的机遇。日本国内已经从通用产品撤退,开始向高附加值商品进行特化,但在中国,如果方法正确的话,通用产品还蕴藏着很大的发展可能。而且日本领先事业的高功能纤维,在中国有无限的商机,两国的化纤产业就有相互补足性。
冈本:深刻感受到在中国国内市场中化纤事业的发展潜力。由于是外资企业,所以成本会比较高,所以把目标瞄准中级以上的区间。
近年来还感觉到对排水以及排气、能源消费的规制在加强。这对保护地球环境是非常有益的,而且也是让国内企业和外资企业处于相同的竞争条件下公平竞争,我们对此十分欢迎。
山本:在努力保护地球环境的同时,也希望行业以及政府能加强制定质量标注等标准和基准的力度。

认证绿色生产工厂,制定质量标注等行业标准

端:保护环境对于化纤产业来说也是很大的课题。2008年中国化纤协会发布了“化纤环境白皮书”。今年计划推出增订版,在协会内成立了节能、环保专门委员会。工作包括①保护地球环境的绿色生产工厂的认证;②节能生产工厂的认证;③奖励对环保、节能有贡献的技术开发等。
正如山本先生所指出的,行业标准的制定也成为十二五规划的课题。
山本:帝人公司建立了把使用过的涤纶产品回收后进行化学分解,使其回到原料的循环型再生系统“ECO CIRCLE”。特征是能在维持品质的同时,可以多次再生为新的涤纶纤维。和用石油作为涤纶纤维原料相比,能源消耗量、二氧化碳排放量能削减约80%。
现在世界中和150家以上的企业建立伙伴关系推进这一系统,在中国则从2009年开始和最大的运动服装厂商李宁合作。去年上海世博会日本产业馆工作人员的制服也采用了再生涤纶纤维。
冈本:东丽集团在中国的工厂都完全符合中国的环保基准,在废热回收以及排水处理中都引入了最新的技术。
刚才说到品质标注的行业标准,有这么一个例子,在南通生产使用涤纶再生纱的织物,但使用的涤纶再生纱是从中国台湾进口的。
端:中国也每年生产将近400万吨的涤纶再生纱。
冈本:的确如此,但美国的用户需要提供该产品是用涤纶再生纱生产的证明,现在中国国内产品无法应对这样的要求。

把差别化产品比例提高到6成,致力于高功能纤维的开发

问:2010年化纤差别化产品的比例为46%,计划到2015年提高到60%。
端:举几个例子,比如刚才冈本先生提到的T恤衫,国内正在努力开发具有和棉同等的吸放湿性能的涤纶。而这样功能性的开发也是差别化之一。
还有一个切入点是对节能、环保的贡献。在纱线生产阶段就使纱线具有颜色的话,能省略面料或成品的染色工序,大幅度减少对环境的压力。
冈本:向通用化纤赋予功能性,以此实现差别化,日本过去这样做过,却是反面教材。在韩国和中国台湾的厂家大举增强生产能力时,凭借数量无法取胜时,过于依靠差别化,使得成本上升,结果造成产业规模的萎缩。中国市场很大,低价跑量的区间和高价销售高品质、高功能产品的区间能够共存,所以不会再出现日本当时的情况吧。
问:碳纤维开发进展如何?
端:十一五规划中,T300级别的通用品可以生产了,但国内现在还没有建立起供应链。这一等级的产品用途主要是网球拍、高尔夫球杆、运动自行车等,但海外品牌很强大,中国生产的碳纤维很少被采用,这是今后要解决的课题。

两国化纤产业的相互补充关系,“共赢”是可以实现的

问:作为在中国拥有生产基地的日本化纤厂商,将如何与中国化纤产业共同进步呢?
山本:对于帝人公司来说中国是最重要的生产基地之一,同时也是最重要的市场之一。将在研究开发以及人材培养等方面和中国化纤产业建立密切的合作关系。
去年财团法人帝人奖学会以中国的科学技术振兴和支援优秀学生学业为目的,创立了新的奖学金制度。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根岸英一在帝人工作时也曾利用Fulbright奖学金到美国留学过。
冈本:东丽公司在南通把纤维研究所和原丝、织物工厂、营销部门集结在一起进行商品开发。有约500人从事开发。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活动为中国化纤产业升级作出贡献。
中国化纤产业的高度化的速度令人瞠目。2004年我到东丽酒伊织染(南通)公司赴任的时候,在中国还几乎没有品质能满足我们基准的纱线。但现在所使用纱线的8成是在中国国内采购的。今后也将更为进步吧,想携手向世界进行销售。
端:通过和二位的谈话,有几个想法。
一是在推进中国化纤产业技术开发、产品开发时,和日本的相互补充关系变得越来越重要。过去日本的化纤厂家也向中国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技术并得到了回报。今后合作的机会将更多,可以实现“共赢”的关系。中日两国的化纤产业有紧密的联系,就算有问题发生相信也能够圆满解决。
问:非常感谢三位领导今天的会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