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中经济贸易中心

08-10

日中经济贸易中心在6月3日的会员总会上选举原Panasonic副社长、原关西国际机场社长村山敦担任会长。村山代表理事会长直接参与过中国事业和中日经济交流,“希望能发挥实际的作用”,向村山代表理事会长就对中国事业的想法和作为新会长的抱负进行了访谈。

问:在Panasonic时代,从什么时候开始和中国进行贸易和交流的呢?
村山:在80年代初,为了压缩机的出口而访问了中国,正式开始进入中国市场是从1989年开始的。为了销售空调用的压缩机,在广州设置了网点,和当地企业成立合资工厂,开始开拓中国市场。
当时中国的空调压缩机全部都是从日本进口的,所以压缩机是很宝贵的商品,是卖方市场。
问:当时的印象如何呢?
村山:虽然有工厂的能源不足等缺点,但渴望发展的意欲、人们的力量令人敬佩。从工厂的相关人士口中听到了邓小平的南巡讲话,对邓小平“不管黑猫白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理论十分吃惊。
Panasonic的压缩机事业成为广州大获成功的外资企业的最早的例子。Panasonic于此后的10年在中国成立了60至70家公司开展事业,而压缩机事业则具有先导的意义。
问:此后回到总公司,作为副社长为Panasonic的“V字形恢复”作出了贡献。并首次作为民营企业出身的企业家就任关西国际机场的社长。
村山:2003年,就任关西国际机场社长时,有到中国9个城市的每周103个航班,占关西国际机场国际航班的15%。中国是相邻的国家并且在急速的发展,所以增加空中交通网络是非常重要的。我作为社长亲自访问中国各家民航公司,向各公司首脑宣传“日本24小时开放的机场只有关西国际机场”。
也有航空协定以及政府间政策的拉动,和中国航空公司谈过后,中国方面也认为关西国际机场距离较近,用飞国内线的飞机就能到达,因此对关西国际机场很感兴趣。当然我们也配置了中国方面负责人,帮助中国航空公司在日本开设办公室等准备工作,尽全力支援他们来到日本。
问:中国人很喜欢关西地区吧。
村山:作为日本的门户,有1000年以上的交流历史,相互之间的距离感很近。和中国的贸易往来方面关西也比日本全国平均要高出1成左右。
中国人到关西来旅游的话并不怎么喜欢京都以及奈良等古老的城市,因为这样的古迹在中国实在太多了。他们更喜欢现代化的城市以及类似濑户大桥的现代建筑。在大阪则是以饮食和购物为主。
由于双方的需求一致,所以关西国际机场现在有到中国17个城市的每周212个航班,是当初的两倍多,在国际航班中所占的比例也达到28%,加上香港的话有35%,中国成为关西国际机场的最大目的国。
问:在此之间也学到了很多和中国人接触的经验吧?
村山:如果和热诚相待的话,中国人也会热心回应。但中国人是现实主义者,企业中如果遇到课题的话会马上付诸实施,而一旦知道无利可图的话就会抽身而去。如果说日本是“匠人的国家”的话,中国就是“商人的国家”。特别是能感觉到沿海地区的人们是真正的商人的子孙。
但中国并不是难以融通的国家,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也非常重要。当然需要坦诚以待。但不能对此报以幻想。特别是做生意的时候,需要建立的是对双方都有利的战略性的互惠关系。
中日关系在我们的前辈的时代曾经经历过没有商贸、没有生意的时代。虽然从历史上来看是必要的,但这样的时代已经终结了。
现在是作为事业的伙伴,中国和日本同等相对的时代。而这是民营企业才能做到的。通过商业培养友谊,从宏观的角度来说给国与国的关系带来良好影响,这也是可能的。
问:如果战略性互惠关系得到发展,中日关系也会更加稳定。
村山:如果不发展经济的话国家就不会稳定。而经济发展的话民主化就会自然地进展。需要进一步拓宽交流,解除相互的误解。
我认为纺织行业包括中日关系在内是国际化的先锋。在日本国内具有高度的技术,通过出口获取利润,以中国为中心在世界中生产产品,不仅是日本国内市场,还在中国以及亚洲、欧洲等世界市场中销售。
问:中国的消费市场急剧成长。
村山:13亿人的市场作为巨大的市场成长起来了。考虑到今后的发展,局限于一个国家的经济是没有前途的。当然在日本生产在日本国内销售也是很重要的,但不仅如此,生产、市场开拓两方面都需要应对国际化的浪潮,否则就无法生存下去。
在这一意义上,日本的年轻人需要进一步走出去。例如去中国的留学生也多多益善。从企业活动的角度出发,这样是必须的。反之也需要打开国门,迎接各种各样的人到日本工作。
问:另一方面,在生产领域经常听到“在中国外再加一处生产基地”的说法。
村山:在中国沿海地区,为了中国的人工费用便宜而在中国建立生产基地的事业模式已经无法维持下去。而内陆地区则仍然有各种机遇。中国也努力进行着“西部开发”和“中部开发”。乘着这样的潮流,运用过去在沿海地区培养的中国事业的经验,是能够取得成长和发展的。我认为“中国之后还是中国”。
作为一般社团法人而重新起飞的日中经济贸易中心为此提供大家所需的信息。在近60年的历史中所培养起来的和中国伙伴的友谊以及人脉、支援中国事业的组织以及职员的配置等,拥有专业的见解和经验。能够为在中国实际开展事业时提供帮助。